摘要:2013年,元年。如今,几轮厮杀过后,在线教育终于再次迎来风口。今年的教育行业异常热闹,许多令人感到振奋的声音传来。真格基金成立专项教育基金,其创始人徐小平说,在线教育真正的奇迹将出现在中国;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则在一次论坛中表示,未来教育领域出现的上市公司应该是所有领域中最多的;此外,作为专注教育早期投资的蓝象资本合伙人,宁柏宇在一次采访中称, 2025 年将出现100 个在线教育独角兽。

2013年,元年。如今,几轮厮杀过后,在线教育终于再次迎来风口。

今年的教育行业异常热闹,许多令人感到振奋的声音传来。真格基金成立专项教育基金,其创始人徐小平说,在线教育真正的奇迹将出现在中国;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则在一次论坛中表示,未来教育领域出现的上市公司应该是所有领域中最多的;此外,作为专注教育早期投资的蓝象资本合伙人,宁柏宇在一次采访中称, 2025 年将出现100 个在线教育独角兽。

同时,融资信息层出不穷。据“猎豹全球智库”报道,据IT桔子的数据,截至2017年7月,在线教育的投融资事件共127件,涵盖K12、兴趣教育、职业培训、教育信息化、早教、语言学习等行业。在线教育再掀风潮 哪些公司剩者为王-金笛子企业电子期刊来自猎豹全球智库

2014年智能题库、2015年家教O2O、2016年直播课,2017年AI+教育......数个教育风口一晃而过。站在今天回顾过去,许多曾名噪一时的公司早已消失匿迹,如那好网、师徒网、梯子网、题谷教育等,能够留下来的企业是真正的“剩者为王”。

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

2013年,在线教育兴起。许多互联网或者传统教育行业的人加入到在线教育创业大潮中。

其中,龚海燕打造的那好网、梯子网和91外教网曾经无限风光。在创办世纪佳缘并让其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后,龚海燕“激流勇退”进入教育行业。2013年,龚海燕推出在线英语1对1平台“91外教网”后,又相继推出中小学在线教育平台“梯子网”。一年后,龚海燕又推出了其创办的第三家在线教育平台——那好网。

彼时,龚海燕曾宣称,91外教网实现收支平衡,并表示要“3年烧4.5个亿”将梯子网打造成为中国在线教育领域的一面旗帜。豪言壮语言犹在耳,2014年9月,龚海燕却宣布关闭梯子网和那好网。

2016年7月,运营了7年的拓词app停止了服务。据了解,三年前拓词就开始尝试各种合作方式谋求变现,但是一直无法找到用户的付费痛点。曾经坐拥400万用户的拓词,在火爆的同行业APP里逐渐落寞。

时间拉回到今年,曾经的明星公司,顶着阿里系创业光环的星空琴行,经历了疯狂融资与发展后,最后却是以宣布破产倒闭收场。

种种现象已经显示,前几年教育行业产生的泡沫即将破灭。

在线教育百家讲坛发起人马永纪认为,互联网教育泡沫最早在2014年出现,表象就是大量资本进入教育行业后,对标的投资额度虚高,而其选择的标的又缺乏用户刚需。“挂牌新三板的教育公司鱼目混珠、良莠不齐,就是互联网教育高速发展挤压出的泡沫。”

高昂获客成本,阻碍在线教育盈利

资本的追捧曾让在线教育一度陷入到营销模式中,高昂的获客成本成为阻碍在线教育盈利的拦路虎。

在线教育疯狂发展的那几年,业内许多在线教育公司通过给教师或者其他用户补贴,来扩展市场份额以及提高用户活跃程度,造成了坐拥几千万用户的繁荣景象。

但是,许多创业者未能意识到的问题是,教育是一个慢行业,获得用户后更要服务好用户,如此才是长久之计。

据了解,运营15个月后,家教O2O平台“老师来了”宣布由于B轮融资失败,资金链断裂,停止运营。其创始人虞益栋复盘时表示,“2015年7、8月份时,平台的数据非常可观,为了加快这种势头,平台在模式尚未完全模清的情况下,进行了明显扩张,这种节奏加快了平台的资源消耗。” 此外,他也承认,平台都还停留在解决师生交易撮合环节上,对于教师、学生、家长在教学过程中的价值都没做深。

马永纪向蓝鲸教育表示,资本涌入确实一定程度上“催熟”了在线教育,给在线教育带来了泡沫,但这是无法避免的洗牌期。

三好网创始人何强认为,在线教育和资本结合之后,对市场产生了巨大冲击。“许多公司一味的去追求规模,但最后可能会发现,教育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收割市场。”

他解释道,获客成本是衡量一家机构价值的核心元素。目前,许多在线教育公司的获客成本都十分高,在3000元~10000元之间。这意味着前期投入成本会非常高,但如果后期无法做好教学质量,那么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拿不回成本,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

“三好网获客成本占总成本的6%左右,基本上一单一千块钱成本,一万五收入。”何强言语之间透露出自信。

如此低成本的获客来源于三好网的新媒体矩阵。

着手创业时,何强便判断,流量会是未来在线教育竞争的核心。“未来产品的流量将来自哪里?全靠百度吗?”他问自己,“固然需要百度,但谁也承受不了长期的巨额费用。”

彼时,于2012年8月上线的微信公众号平台已经发展了两年,逐渐成为一个流量入口。何强看到了机会,注册了几百个与考试学习有关的公众号,比如教师 帮、初中英语、初中语文、初中数学等。

此后,逐渐发展过程中,何强慢慢筛选出100多个最核心的帐号进行运营,并逐渐开始在今日头条、天天快报、一点资讯等渠道做同步内容输出。这成为目前,三好网用户转化的最重要来源之一。据何强透露,三好网的新媒体矩阵大概有近两千万粉丝,在中小学生与教师家长中具有很大影响力,他们以此进行导流、变现。最终的结果便是,三好网付费用户来源中,新媒体渠道占65%,搜索引擎占20%,转介绍占15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与题库的获客路径完全不一样。“K12产品的付费者是家长,而非学生。三好网所有自媒体面向的用户都是家长,但题库取得与学生的联系之后还必须绕过一道关——要让孩子把他父母的电话提供给他。”

如此看来,较低的获客成本是做教育的前提,同时,优质的教学质量与服务是企业立身之本。而经验丰富的优质教师是实现优质教育服务的必要条件。比如,三好网主打“中高级教师”概念,对教师的资质把控很严格,最终注册和通过人数只有26:1,不到4%。

在线教育新一轮洗牌开启

创业九死一生,经历了风口过后的洗牌,许多在线教育公司,如猿题库、学霸君、三好网等仍然能够高速发展,这其中不仅是运气,更说明了它们的非凡实力。

2016年直播爆发,许多题库企业或者O2O教育企业转型做直播课程,以此进行变现。比如猿题库推出直播课、疯狂老师推出“叮当课堂”等。

他们是从直播中看到了变现的可能性。“原来大家都不怎么赚钱,现在看到直播好像能赚钱,所以大家都切入到这个领域。”新东方在线COO潘欣的描述也许更能体现出创业公司对直播的追捧。

对于创业公司来说,直播更像是“救命稻草”。值得高兴的是,有从题库转型直播的公司宣布2016年年收入过亿,这是K12在线教育首次出现了过亿规模化收入。

宁柏宇则表示,直播是已被验证的商业模式,未来1到3年直播会在不同领域得到复制,或将成为在线教育整合中的黑马变量,改变行业发展的进程。

但也有目光长远的创业者,早在2014年便看到了未来这几年在线教育的发展趋势。三好网创始人何强决定创业时,曾花费了长达半年的时间做了一份全球在线教育机构调研,对平台模式、网校模式、工具模式等都做了详细的对比与分析。“我在每一个在线教育网站注册账号,去了解与分析它们的模式,甚至还到上海的一家在线教育机构去实习了一个多月时间。”何强说。

调研后,结合他过去在培训行业的经验,何强得出两个结论。

第一,一对一会是最早真正实现收割和变现的在线教育模式。因为班课看起来毛利和利润很高,但实际上存在组班风险。对一个刚起步的小机构而言,当没有流量基础时,做一对一是最好的选择。

第二,做好在线教育必须要在体验上下苦功夫。当时,何强采购了全球几乎所有在线教育相关公司的产品,比如点阵笔、电磁墨板、绘图板等,但他发现这些产品都达不到他的要求,只好决定自己做硬件。通过硬件与软件的结合,三好网构建了与线下相似的互动体验效果,并实现了老师与学生同步学习时,家长能够通过移动端旁听,从而营造了一种压力状态下的学习环境。

如今,题库类APP都开始转向直播课,一对一也开始火热。而三好网自2014年成立以来便主打个性化在线一对一辅导,以不变应万变。其创始人何强表示,“分析透了教育市场,就会发现,我们做得事情才是未来在线教育的发展方向。

2017年,人工智能迅速发展,AI催生出教育新风口。一批批新的“AI+教育”公司诞生,成立于2013、2014年的第一批在线教育公司也纷纷打出AI的旗号。

在线教育在第一轮洗牌后继续前进。未来,究竟哪些公司还能“剩者为王”?我们拭目以待。